如皋發布

中共如皋市委新聞網 > 電子期刊 > 雉水人物 > 正文

紅木雕刻藝人陳衛華: 堅守初心 不慕繁華

紅木雕刻藝術是古鎮白蒲悠久歷史中的一顆明珠,歷經多年傳承,紅木雕刻領域涌現出大批獨具匠心的藝人,他們有的早年跟隨民間紅木雕刻藝人學藝,有的則在木雕工藝班接受教導,最終成為紅木雕刻文化發展中不可或缺的一分子。今年45歲的陳衛華就是其中之一。

歷經風霜 初心如故

1991年,陳衛華從如皋市奚斜職業中學雕刻班畢業,之后輾轉于祖國的大江南北,從事雕刻工作。俗話說得好“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”,積累了足夠經驗的陳衛華毅然放棄了公司生產主管的職位,回到白蒲,開了一家屬于自己的工作室——臻善紅木絲翎檀雕工作室。

陳衛華和紅木雕刻的緣分可以追溯到幼年,回想起來,當時的情景仍然歷歷在目,“小時候放學的時候,我從鄰居家門前經過,看見雕花的師傅坐在門口干活,看到那些精美的畫面、活靈活現的花鳥,我當時就產生了濃厚的興趣,在心底默默地想著,等長大了,自己也要做一個雕刻藝術家。”言語間,這個年過四旬的男人眼里閃爍著光芒,如孩童般雀躍。

比起四處參加雕刻比賽擴大知名度,陳衛華更喜歡窩在工作室里埋頭鉆研紅木雕刻,提升自己的技藝。而這樣深藏功與名的脾性,也曾一度給陳衛華的事業造成困擾,因為不注重宣傳、沒有打響品牌,即便手藝再精湛,也無法進一步擴大生意圈,吸引更多的客戶和訂單。“我覺得做人跟做手藝是同樣的道理,人生是一種減法,要有舍才有得,才會舒服,做手藝亦如此。”沉下心來,深耕技法,時間長了,酒香自然不怕巷子深。這就是陳衛華的準則。從入行的那一刻起,他時刻銘記自己的初心:不慕繁華,做好一個雕刻師,做好一個手藝人,將紅木雕刻藝術傳承下去。

鉆研技術 不斷創新

一件好的紅木雕刻作品從選料、構思、加工、包裝,都需要雕刻師盡心竭力,容不得一絲疏忽。陳衛華為了做好作品,每一個環節都細細考量、認真打磨。“我們的紅木多選用藥用性和紋理優美的花梨,并根據木材的紋理合理構思,做到整體的圖案疏密有度,再精心打坯、修光、打磨。單打磨就要用240-3000的砂紙打擦十幾遍,再用絲翎檀雕的方式刻出翎毛,最后打蠟、包裝、出貨。”陳衛華手中正在雕刻的這幅百鳥朝鳳畫屏,就選用了珍貴木材大葉紫檀,單是初坯打磨就花費了近兩年的時間,畫屏中心一只鳳凰棲于樹上,四周百鳥環繞,襯以奇花異木,活靈活現,極具美感。

然而,在常人眼中已算得上煞費苦心的這番工作只是百鳥朝鳳畫屏的基礎,最重要、也是最精細的一道工序絲翎檀雕還沒有正式開始。絲翎檀雕是引用工筆畫的絲毛技法,以刀代筆,把平面的景象三維地呈現在木材上,給人一種絲毫畢現、栩栩如生的立體感。這是機器根本無法做到、只能手工雕琢的新技法。

談到自己的拿手絕活,原本寡言少語的陳衛華立刻來了興致,他耐心地給記者解釋道:“絲翎檀雕,最講究的就是利用光影效應,讓翎毛呈現出獨特的層次感和立體感。翎毛上每一根細小的線條,都得用刻刀小心劃出不同的弧度,才能給人一種呼之欲出的感覺。”絲翎雕刻工序極為復雜,為了讓記者理解,陳衛華用百鳥中的一只舉了一個直觀的例子,“這只小鳥看上去不大吧?雖然它只有3厘米的大小,但是我卻需要2天的時間才能將它所有的翎毛雕刻完成。”絲翎檀雕對雕刻者的眼力和技藝都是極大的挑戰,陳衛華鉆研了兩年又苦練了兩年,才達到下刀入神的程度。

陳衛華堅信一個好的作品必須要全身心地投入,哪怕眼酸手疼,他也從不敷衍了事。在扎實技法的同時他還不斷追求突破,在傳統紅木雕刻的基礎上,結合國畫、工筆、漆器、素描四種工藝,最終形成自己獨有的特色工藝。幼年時的心動在陳衛華心中埋下了雕刻的種子,從此他就一頭扎進紅木雕刻的世界,再也沒有改變過,“我很清楚每一個階段自己要做什么,接下來我們要做適合當代潮流的、大眾都能接受的工藝品,讓紅木文化走進千家萬戶。”對于未來,陳衛華依然堅定并信心滿滿。□融媒體記者張宛竹

如皋市融媒體中心(如皋市廣播電視臺)、中共如皋市委新聞網版權所有,轉載請注明出處和作者!

相關閱讀
責任編輯:陳慧倫
0

暴恐舉報
广西淘宝快3走势图表